返回首页  
  修复缘起  
  真实历史  
  图片资料  
  新闻联放  
  培植福田  
  随喜功德  
  学习园地  
 
真实历史

凉州金刚亥母寺

  甘肃武威凉州区城南15公里处的缠山,是巨龙般横贯东西的祁连山北侧的一座黄土覆盖的红砂岩小山包,其南部祁连雪山的宏伟壮丽,更映衬出它的质朴。

  藏传佛教历史典籍《安多政教史》说:“缠山一带山形似弥勒佛自生像,从头到脚的距离需步行半天,自生像头朝西,面向东,从远处眺望形象非常清晰。”山上的金刚亥母洞及家喻户晓的金刚亥母降世传说,让许多高僧大德和修行者心向往之。而从缠山金刚亥母洞中发掘出的大量震惊世人的珍贵西夏文物,又使得此山、此洞、此寺成为国内外西夏研究者的珍稀宝库。

  来到金刚亥母寺,看着眼前一个个因过去大地震而坍塌的破旧洞窟,一处处年代久远的殿堂遗迹,还有散落山坡的残砖旧瓦,仿佛有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扇扇锈迹斑斑的神奇门户:敦煌飞天般的神佛传说、如云的西夏往事、饱经沧桑的洞窟和寺院……顷刻,历历在目,隐隐在耳,动人心魂;就连出凉州南城门后不远处就能望见的缠山亥母洞上方新建的五方佛母殿和洁白的金刚亥母舍利塔,同样也在唤醒着过去千年神话般的岁月。如同远处的祁连雪山那样,人类信仰的力量就是那样富有气势、富有生命,延续在若隐若现的时空里……

  金刚亥母,藏文名为多杰帕姆。传说她以身、语、意、业等化身,出现在印度、尼泊尔和我国青藏高原等地。公元8世纪,多杰帕姆佛母信仰开始传入吐蕃藏地。莲花生大师来西藏传法时,将吐蕃藏王赤松德赞王妃卡钦萨措杰认作多杰帕姆“语”之化身,这是藏传佛教史上,最早的多杰帕姆佛母之化身和智慧空行母,也是雪域高原第一位“金刚亥母”化身的吐蕃女性。公元11世纪,藏传佛教噶举派的玛尔巴从印度请来《多杰帕姆佛母贝叶经》后,多杰帕姆佛母的修持法便在西藏出现,随之专门供奉金刚亥母的佛殿也逐步遍及藏区和受藏传佛教影响的其他地方。在藏传佛教噶举派中,金刚亥母为女性本尊之首;在格鲁派中,她是三大本尊之一的胜乐金刚的明妃。

  传说西藏曼龙格日大活佛来凉州金刚亥母洞朝拜之前,已有从印度和西藏来的27位佛教大师在此闭关修行。1244年,西凉王邀请西藏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来凉州进行著名的“凉州会谈”时,萨迦班智达和随同的妹妹佐巴让姆、侄子八思巴等皆来亥母洞举行朝拜会供。佐巴让姆还在亥母洞处重建了寺院,并亲自动手塑造金刚亥母像。此后,六世达赖朝拜五台山途中也来凉州亥母洞寺,并亲手在洞窟中建了一座土塔。正是一个个不远万里而来的尊贵的朝圣者和当地的虔诚信徒,一代又一代,延续着神圣的信仰和永不间断的神奇传说。

  晚唐吐蕃占领凉州后,藏传佛教逐步传播到河西走廊。西夏建国后,以今宁夏银川为国都,以河西的凉州为辅都,在其“幼晓佛书”、“晓浮图学”的西夏王国的缔造者李德明、李元昊父子等统治者的推动下,藏传佛教在河西等西夏统治地区得到更广泛的发展。凉州金刚亥母寺、大云寺、甘州大佛寺等河西名寺都建于此时。专家据地方志和出土的文物断定:凉州缠山金刚亥母洞寺窟应建于西夏崇宗正德四年(1130),此后又在洞窟外逐步修建了规模宏大的佛殿佛塔,使得金刚亥母寺成为“窟中有寺,寺中有窟”的独特佛教建筑,成为西夏国师的驻锡之寺。金刚亥母寺后来数遭火灾,于清雍正年间进行过大规模恢复重建。此后又遭遇了两次地震,寺塔俱毁,整个金刚亥母洞窟也被埋入地下。20世纪90年代,金刚亥母寺恢复开放后,缠山脚下建起佛堂,洞窟上方山头和洞窟对面山上新建了殿塔。盛极一时的西夏寺院,一度像落日一样带着绮丽的晚霞隐退在时光的深处,而今它又重新走出历史和传说的迷雾,展现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佛教风貌。

  大夏开国,奄有西土,凉为辅郡,亦已百载”,我们不再惊叹金刚亥母寺窟中能出土那么多令人惊叹的珍贵的西夏文物;而正是佛教的因缘,使金刚亥母寺成为西夏时期凉州地区重要的西夏文化、藏族文化和汉文化的交汇地。1989年,文物部门在对金刚亥母一号洞窟进行清理时,相继发现了包括珍贵的佛经、西夏的记账文书、壁画、唐卡、雕像、西夏的双鱼塘画、瓷壶等大量国家一级文物。在出土的佛经中,一本用古老的泥活字印刷的《维摩诘所说经》震惊了中外学术界,这见证了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泥活字印刷的国家。

  伫立凉州缠山,望着碧蓝的天空中从远处祁连山飘来的一簇簇奇特的云团,俯瞰山下尽收眼底的“凉州七里十万家”、“人烟铺地桑柘稠”的景象,好像时空并没有改变,历史也未曾有过沧桑的风云变幻。唯有那被埋入坍塌的沙石下的金刚亥母寺洞窟,在阳光照射下飘出淡淡的尘烟,仿佛提醒着我们:这里还掩埋着许多神秘而不可预测的历史文化之谜。

  信息来源:《中国宗教》2010-11     作者:李才仁加

Copyright @ 2010 版权所有 金刚亥母洞寺
寺院地址: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华乡缠山金刚亥母洞寺